Rey

别fo我,求你了

我已经 唉

soymilkt:

我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
只知道我在这里见过的最温柔的人都生气了
保持岁月静好其实很难的
日光之下无新事
入RPS要面对什么我太清楚
我听过最戾气的语言 见过最难堪的局面
但这是锤茶 不是别人

他们就像教授爸爸从水里打捞出来的雕像
你觉得太梦幻 那诱惑太不真实
却依然无法自持的被吸引
想要了解它的历史 和其上附着的感情
它诞生于浪漫 难以置信会有人忍心玷污

很多年前wb上有一篇特别神奇的文
http://m.weibo.cn/2119824160/A3eorbM7e
我曾经想过是否锤茶会让我再发出最后那句感慨
答案是不会 一定不会
CMBYN是一个魔咒
它到底把虚幻和现实的界限画在哪里
作者不知道 导演不知道 演员不知道
我不认为还有任何人有资格说自己知道
real world是丑陋的
B城是乌托邦 克雷马是世外桃源
到过那里的只有Armie和Timothee
这一页他们执笔为彼此写下的篇章
就叫命运

命运面前
你算老几?

有一个很美的弟弟是什么体验